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我们

您好,欢迎访问辽宁典当网!今天是

365棋牌刷分器
您当前位置:辽宁典当网 >> 行业资讯 >> 典当新闻 >> 浏览文章

奢侈品典当 能否解开典当业“困局”

时间:2017年08月02日信息来源:中国经济网 点击: 【字体:

  在刚刚结束的中央金融工作会议上,习近平强调,要改善间接融资结构,推动国有大银行战略转型,发展中小银行和民营金融机构。作为国内最早出现的民营金融机构,典当业的发展前景是否可期?
  
  典当“困局”因何而起?
  
  据全国典当行业监管信息系统显示,截至今年6月,全国典当行业负债合计和典当总额略有下降,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上半年,典当业全行业实现营业利润6.8亿元,同比降低11.2%;净利润4.1亿元,同比降低16.3%。而出现亏损(营业利润为负)的典当行有3827家,亏损面接近半数。相当多的典当行支撑不下去,纷纷关门,以安徽省为例,全省三百多家典当行只有二百多家能够开展业务。
  
  中金投集团利润中心总经理杨磊在接受中国经济网记者采访时表示,典当业出现巨大亏损还是经济周期下行所致。据他介绍,很多典当行实际属于民间融资平台,受经济下行的影响较大,抗风险能力比较弱小,如果发生经营危机,但没有足够的盈利来弥补风险损失,就会使得典当行的资本不断被侵蚀,最终造成资本清偿力不足,赔掉全部资本。
  
  据杨磊介绍,典当业虽然具备金融机构的部分特征,却无法公开融资,只能依靠企业自身的资金积累来维持运营,相对于大型典当行,一些小型典当行抗风险能力比较弱,如果自有资金不足,可能一夜之间就会出现满盘皆输的局面。
  
  “新业态”典当能否力挽狂澜
  
  和典当行行业黯淡的大环境相比,民品典当成为整个行业的一抹亮色,按典当总额计算,2017年1-6月,房地产典当业务占51.17%;财产权利典当业务占15.76%,而包含汽车、奢侈品、艺术品等在内的动产典当业务占全部业务33.07%,比重有所上升,而且相较于动辄几百万上千万的房产典当,民品典当也有“重量级”手笔。
  
  中金投集团民品事业部总经理王红告诉记者,有些珠宝公司就是以原料作为抵押物来进行融资,而且数额相较于不动产典当业毫不逊色。“有一家公司用和田玉石原料作为抵押物,那块原石有一米多长,市场价值超过三千万,典当金额为一千万,这种金额在典当业算是比较大额的。”
  
  王红告诉记者,业内所知的典当业三大风险分别是误收赃物、估价失误和绝当变现。在民品典当中体现的尤为突出。以珠宝原石为例,“一些民品典当经验比较丰富的典当行则可以通过原石加工成工艺品进行销售,来回笼资金。而如果是小的典当行,在原石变现上有困难,而且占用了相当多的资金,这一单很可能就变成烫手山芋,吃不下也拿不住。”
  
  “八百车位”当出了八千万
  
  典当品种的丰富不仅仅体现在当品上,为了增加业务量,一些不常见的典当物也纷纷成为典当业新宠。赎楼贷、车商贷、招标保证金贷、拍卖贷……形形色色的新产品展示了典当行的差异化竞争思维。杨磊表示,由于银行在放贷时比较看重抵押物,企业在取得贷款后,基本有抵押价值的资产都已经被抵押了,如果遇到经营问题,将会面临无物可抵的窘境。典当行也只好“看人下菜”,杨磊给记者举了一个例子,有一家房地产公司需要短期资金拆借,但是已经没有正常抵押物了,所剩的资产只有八百多个车位和一间三千多平米的会所,由于企业的经营状况良好,典当行同意用车位做抵押,给企业放款了八千万,缓解了企业的难题。
  
  除了特殊典当品,典当业也出现了“合同典当”的新业态,全国典当联盟原秘书长李忠义举了一个例子,有一家生产肠衣的公司,由于是轻资产企业,没有抵押物,无法从银行取得资金,能够抵押的只是肠衣包装生产品,这种产品几乎没有价值。典当行经过调查企业的发展状况,发现这家企业的生产状况良好,有大量订单合同,于是就大胆融资,取得了双赢的结果。
  
  李忠义认为,典当行必须寻找社会痛点,发挥灵活性的优势,将业务延伸到金融机构无法触及的领域,将应收账款等财产权利纳入质押物的范围。不过他也表示,由于大部分典当行本身还是很缺乏专业精深的金融人才,而购销合同的多头性、执行真实性、履约实际情况不明性、借款人经营的债务隐蔽性、评估的极端专业要求等诸多未知障碍,让典当行在开展财产权利典当业务上如履薄冰。
  
奢侈品典当 能否解开典当业“困局”
包大师和中金投典当行成为合作伙伴 
  
  当“互联网+”碰撞千年典当业
  
  王红表示,民品典当最大的发展瓶颈是人才问题,缺乏鉴别不同艺术品和奢侈品的人才,是众多典当行不愿开展民品典当的主要原因。“有些典当行里竟然连一个能开手表表盖的人都没有,这样的典当行自然不敢开展民品典当业务了。”尤其近些年珠宝鉴定方兴未艾,鉴定师水平良莠不齐。具有多年奢侈品鉴定经验的包大师CEO纳兰正秀告诉记者:“有的人去东京待上两天,就能拿一个奢侈品鉴定师资格证回来,甚至这些资格证都不是日本的机构发的,就是国内的机构在日本设的‘镀金学校’。”
  
  在北京西单商会秘书长于海泉看来,包大师这样的二手奢侈品服务平台具有互联网企业的优势,而中金投则具备开展奢侈品典当的需求。将典当行这种传统企业和互联网企业结合起来,可以帮助典当行实现“华丽转身”。“典当行与互联网企业的结合,可以满足消费者对于奢侈品的需求,同时也可以为高端客户提供增值服务。”
  
  据《麦肯锡:2017中国奢侈品报告》显示,2016年中国消费者的奢侈品年支出超过五千亿元人民币,相当于贡献了近三分之一的全球市场。而据纳兰正秀估算,这个数字远不止五千亿,应该达到八千亿,二手奢侈品服务市场规模应该将近千亿,而现有的市场只开拓了不到八十亿,二手奢侈品服务市场还是一片蓝海。
  
  “国内的二手奢侈品服务平台有点像春秋战国,竞争激烈,没有寡头,但是服务和市场培育都很不完善。”纳兰正秀表示,“在世界上,二手奢侈品市场比较成熟的国家是日本,在日本,对于二手奢侈品的收集、估值、鉴定等工序都很完善,尤其是抵押业务,这也是包大师和典当行合作的初衷。”
  
  纳兰正秀告诉记者,在1995年,日本奢侈品市场规模近千亿美元,占据了全球超半数市场份额。而如今中国消费者重现了当年日本“买走”半个世界奢侈品的疯狂。不同的是,日本在90年代末经历了经济大萧条,人们减少购买奢侈品并出售自己的”藏品“,日本二手奢侈品交易市场正式进入了高速发展时期,而中国奢侈品消费市场的兴盛直接带动起二手奢侈品流通市场的发展,并且经济下行周期中将有大量资产需要变现,市场爆发力极强,和典当行的民品典当业务进行结合也是顺水推舟了。7月28日至7月30日,创建8年的中金投典当行,即将举行周年庆特卖会活动。作为中金投典当行指定服务品牌“包大师”,也将到场提供奢品养护及技术咨询服务。此次和中金投典当行联手,也是包大师利用互联网同传统行业进行联姻的一次尝试。
  
  于海泉表示,互联网为不同企业的融合提供了便利条件,互联网企业利用大数据,为顾客画像,精准提供产品,将不同的业态的资源整合到一起,抱团取暖,共商共赢。纳兰正秀也认为,即使是互联网企业,也应该有根,“根”就是传统文化,是以人为本的交易文化,这一点和传统企业的企业文化是一致的,也是双方能够开展合作的基础。
(作者:佚名 编辑:yanzi)